好久沒吃甘泉魚麵了。


在台北待了半年,

飲食不外乎便當配菜或自助餐,

並不是難以下嚥,也不是膩口,

但總是少了一點滋味。

除了懷念家中老媽燒的菜,

甘泉金山店的茄汁牛肉片麵…

滋味也令人難以忘懷。


中午回祖母家陪老人家吃午飯,

因為家中掌廚者都上班去了,

(唉,真該好好去學個幾手烹飪技巧…

只能採買外食解決,

於是,終於盼到了久違的甘泉魚麵。


自從離開實中上台北,而爸爸待業之後,

科學園區生活圈似乎瞬間離我遠去。


「走高速公路比較快吧…」爸爸喃喃自語。

「會嗎?」

因為我的一句反問,路線改往新安路去了。

西大路走到底是寶山路,

看著熙來攘往的車潮,我不禁悵然,

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看看這個小城了呢?

龍泉寺對面的火焰木越來越茂盛了,

火紅的巨大花朵卻還不見蹤影。

清大後門,右轉園區三路,

木棉啊,記得小時候的牛埔東路也是呢,

看著隨風搖擺的枝枒,

有空枝,卻也還有殘葉,

不,背景是一棟棟的廠房,

那是空蕩蕩的嗎?

啊,多少人放了無薪假呢?

蕭瑟,一片死寂。

只見台積電十二吋晶圓廠還在趕工,

至少,這些工人還保有他們的工作吧…

但明天呢?

木棉總是在枝葉落盡之後,

才會用熱情的橘紅來迎接仲春,

是這樣的精神吧!

可是,葉還沒落光呢…


在祖母家大口啖著茄汁牛,

雖然外帶稍損了它幾分美味,

卻也十分滿足。


好久沒有看看祖母家的庭院和頂樓的「花園」了,

(嗯…倒也不是那種花園,總之花草盆栽不少。

白山茶開得很艷麗,

粉白相間的園藝種杜鵑小巧可愛。

但是,那棵粉紅色山茶呢?

似乎已經好幾年沒看見了…

記得小時候常誓言要超過它的高度呢,

如今我已比圍牆還高,而它有幸一睹嗎?

每年這時候開得最狂的那棵平戶,反常地低調,

幾年前修剪之後,似乎就淡出了庭院的爭奇鬥艷,

園藝種杜鵑充其量也只是袖珍玲瓏,

怎麼會知道什麼樣才是真正的杜鵑呢?


頂樓陽台花園,是我童年唯一的探險據點,

那時,總覺得這花園好大,好大,

每天都有數不完的驚喜,

翻開磚塊堆,細縫中往往藏有馬陸與鼠婦,

運氣好還可以看到蚯蚓或水蠊呢!

但如今磚塊堆早已消失,

這也只不是一個幾步就走完的小小陽台罷了。

玫瑰的生命力和美麗依然不減,

一年到頭總是展現著它大鳴大放的紅。

從樓下移植上來的楊桃,

熟果落了滿地,發出刺鼻但醉人的酒味,

當它還是小苗的時候,就看著它長大了,

現在已經跟我差不多高了呢。

矮牆邊的椬梧看起來仍然像滄桑的老人,

是雌雄異株吧,無緣看到它開花結果,

哈,卻也無暇鑑定他是雄是雌。

含笑花都開了,但總是靜靜的,

低調,清幽,飄香。

創作者介紹

世界のはじまりの樹

venonat04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Fhorner
  • 其實我也滿喜歡甘泉的~
  • 嗯嗯甘泉好吃啊XD

    (不過老闆娘還是不改她的臭臉...(汗

    venonat0430 於 2009/02/10 23:25 回覆

  • heinsolid
  • 我最在意紅茶每次只給半杯。
  • 似乎有越來越少的趨勢...

    venonat0430 於 2009/02/12 20:46 回覆